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踏雪博客

 
 
 

日志

 
 

【转载】《生活月刊》对宗萨钦哲仁波切的采访全文  

2012-11-20 16:3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unyatara翻译/姚仁喜
文章来自:正见网站

在藏传佛教现世的仁波切里,他是非常有个性的一位——他拍电影,写书,如果不是在法座上讲法,他也会被很多非佛教徒视为艺术家和作家;虽被尊为仁波切,不过他至今也没有出家;他是不丹国王尊贵的上师,但他也会戴着假发套扮成嬉皮士。如果你试图对他有任何确定的想象,他一定会让你的想象瞬间化为泡影。他一直在用他的言语和行动告诉你:不要对任何事物抱有任何执著。

“所有的美丽与丑陋都是要放下的,因为它们都不是佛性。”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讲座时被深深打动的一瞬间。在此之前,我没有读过他的书,没有见过他的面,除了知道他显赫的前世是十九世纪西藏利美派运动的重要导师之一蒋扬·钦哲·旺波和《西藏生死书》的作者的老师确吉·罗卓,我对他一无所知。那次讲座让我深深领教了他卓越的口才和犀利的智慧,于是我开始阅读他的书,看他的电影,听他的讲座光盘,后来有机会采访到他。这些年来,我看见了一位真正为他人奉献的活生生的例子。如果有人和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无私的人,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传说,但当你见过他,见过他是如何对待所有和他接触的人,你就知道原来真的有这种人。

仁波切的时间表永远是满满的,通常他每天凌晨三点起床,做他的功课,那包括诵经、禅修等一系列的修行。到七点就开始了他对外的接待和活动。如果他主持法会,那么通常会从早晨七点,有时是六点半,然后持续到下午五点,有些法会会直到晚上七点才结束,之后他要召集各种聚会,在这些聚会上他会讨论很多白天无暇顾及的工作,包括学院、寺庙和基金会的管理等庞杂而细琐的事情,这样的讨论会持续到十点,甚至更晚。可以想象一下他每天要说多少话,回答多少问题,付出多少心力!但从未见他流露过一丝不耐烦。

他能记住每一个希望他记住名字的人的名字,他还会告诉每一个送他礼物的人他很喜欢你送的礼物,这个表达不是在当场,而是在他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他知道很多人都希望得到他的青睐,所以他一定会做让你开心的事情。而对于每位学生的修行进度他也时时予以必要的指点,不会遗忘。他能体察到每个人细微的需求,然后予以恰当的回应,但他不会让你觉得有负担,而只是心怀感动与感激。

 “蒋扬”在藏语里是文殊菩萨的意思, “钦哲”是智慧慈悲的意思。因为仁波切被视为文殊菩萨的化现,尤其如文殊菩萨一般有极好的口才。很多弟子和非信徒遇到困惑或想挑战佛教,向他发问时,都会得到极富启发性的回答。这些回答通常直指我们二元对立的偏执,仁波切一直在让我们了解一件事:你的自性没有二元分别。所以你会发现他的回答要么带你去看你未曾看到的另一面,于是你知道你所执着的只是真相的一个面向,所以它不是真相;要么他会让你发现对事物所做的二分法例如对错、好坏、美丑的标准是多么的靠不住,如果这种分别本身就是荒谬的,那么你所相信的又有什么依据呢?

 在今天的中国,很多人在快速发展的时代浪潮中被冲得东飘西荡,那种无根的感觉让人很恐慌,而在衣食无忧甚至丰足之后,生活的动力一下子变得模糊和力道不足,寻求精神支柱成了很多人的心理诉求。然而,能够直指我们心性的智者寥若晨星,因为指出心性的真相不仅需要有令人信服的智慧,更需要有令人乐于接受的方式。仁波切是深谙此道的大师,他会用现代人的语言、案例、逻辑切中现代人的要害。

生活:您在世界各地旅行,在今天很多经济发达国家被视为更具文明的国家,您认为是这样的吗?您怎么定义文明?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作为一个佛教徒,我总是认为文明社会应当有一些善良、宽容和慈悲,这与你的高速公路有多少有多长,你有什么样式的火车站或机场系统无关。这是一个好问题,真的我愿意详细阐述,因为这真的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文明社会也许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梦中,我认为中国如果想成为一个文明社会,我建议你们一周只工作三天或四天,人们要有假期。不要太辛苦地工作。基本上这就是我说的。我要说所有怀孕的女性应当为了他们怀孕这件事从开始就被给予报酬,这是一个工作,一个很大的工作!这是一个很大的奉献。人们应该付报酬。现在富裕国家只用政府有多少税收、GDP来判断,这是人们衡量文明与否的标准。但实际上有很多义务工作者(的价值没有被计算进去)。如果中国想成为文明国家,中国真的应该推广这种志愿精神,像真正的无偿的和互助的,像我给你一公斤茶,你给我半公斤黄油。真的真的不应该鼓励连锁经营之类的,但是我们是在谈一个梦想。

生活:目前世界很多国家的离婚率在迅速上升,中国也不例外,人们对婚姻有很多困惑,当前大多数国家还是实行的一夫一妻制,您如何看待人类形成的这种婚姻制度?有何好处和缺陷?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婚姻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现象。我总是谈定义,因此,也许我们现在应该重新去思考婚姻的定义。两千年前跟现在的婚姻的定义,可能是不同的。我们现在有许多挑战。以前没有电视,所以先生、太太和小孩晚上都一起弹钢琴,那是过去对婚姻、对先生、太太的的定义。而现在的婚姻,先生太太必须以工作为生,因此有他们两个不一样的工作,他们还有两个电视,各看各的节目,这些状况自然就产生一些力量来重新定义婚姻。这是半开玩笑的:婚姻应该以这样来了解,把它想成像一个公司一样,为了经济与人力节约的原因而有一些规条;而作为一个佛教徒,我要说婚姻最主要的目的,应该是夫妻之间相互给予对方自由,而不是互相限制、管束。

生活:请问您与孩子们在一起和与成年人在一起感觉有什么不同吗?人成年后最可能的损失是什么?怎么避免?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最大的不同就是“不批判”的那种能力。很悲伤,成年人失去了这个能力。事实上,在禅定的教授里,需要我们达到那种境界,不批判的境界。因为当你不批判的时候,你是最开心、最快乐的。一切都只是玩具、游戏,只是一种展现。我们可能失去了那个能力。

生活:从佛教的观点来看,人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一张白纸,对于孩子与生俱来的“毛病”,老师该如何去帮助他转化?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小孩长大。但我总是强调,我们现在的孩子一定需要学习因果关系。因为我们的孩子们一般都只被教导有关“结果”而已。我们的小孩可能坐在一个大沙发上,他们必须要学习有多少人做出多少贡献、花费多少努力,才制造了这个大沙发。有些树被砍了,在世界上某个地方也许是洪都拉斯或是柬埔寨,有许多一天挣一毛钱的小孩做了这个沙发。这是我们要给小孩非常重要的教育。在佛教里我们称此为“业”,在一般人的话里,叫做“没有白吃的午餐”。

生活:您认为由宗教组织来施行教育有什么长处或短处?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基本上很普遍的来说,强迫一个天真无邪的人去接受某种思想都是不好的。宗教是灵性的事情,他们必须自己去追寻。我们不能强迫喂食他们。如果这样做的话,不管宗教的精髓是什么,就会失去。我总是喜欢一个人为了追求真理跋山涉水、飘洋过海的这种故事,这是好的。可是如果宗教是强迫销售给你的话,这是很令人怀疑的。我们刚才也讲过,对孩童的教育,教育他们因果的关系是最理想的。现在有很多新时代或者现代另类思考的学校,我也去过一些。有一些在印度,我觉得非常好。因为他们教导一些从物质观点看起来毫无价值的东西,例如让小孩子学习古典音乐和舞蹈,而且教很多年,保证不会因此技能找到工作。但我认为这种教育给了孩子们特别的东西,让他们非常优雅。总之,回到这因果的教育。我们现在实在是忘记了这个。下一代的小孩会忘记,不知道在我们吃饭之前有一个叫做“烹饪”的过程。他们可能以为食物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生活:中国的教育改革存在许多困难,比如很多穷人无法享受到合乎质量的教育,学校和商业联系太紧密,教育过多注重技能培训而不是人的品格和潜力的开发,您觉得一个能让大多数人受益的教育体制的建立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认为教育应该教给学生一些消费社会认为完全无用的东西,比如像音乐、舞蹈、戏剧、诗词等这些东西——这些可能不会为你带来很多金钱,但可以在生命中为你带来更多优雅与优美的东西。目前,人们认为任何可以带来金钱、薪资和利润的,才是我们需要去学习的。你可以看到现今社会的状况:真正给社会帮助的人,像教师、警察、护士等,他们却可能都是工资最低的一些人。举个例子说,我以前去台湾的时候,在交通高峰时期,看到有一些人在街口帮忙指挥交通,后来我才发现,原来那些人是出租车司机,是自愿来帮忙引导的,这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事实上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奇,如果有人说,这个世界、或我们整体的经济之所以相互结合在一起,不是因为蓝领阶级的关系,而是因为所有这些从事自愿工作的人,因为有这么多志愿者在做这么多事情,把这个世界结合在一起,可是我们对这些人却不够重视。比如说母亲怀胎九个月,事实上她们是在替这个社会做服务,这应该被视为一种工作,应该反映在GDP指数上。可是在我们现在这个完全以经济驱动的社会里,却彻底忽略了这种事情。当我听到有工作的怀孕的人,只能有一个月的假期,简直是很不人道的事情!

生活:中国女性有三至四个月的产假。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那太好了!

生活:中国现在有很多人内心充满恐惧,他们向国外移民,认为某些地方更能保障他们未来可以持续拥有现在拥有的一切,可是我们怎么知道未来我们会拥有什么呢?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没办法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佛教徒相信业力。我们只知道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好像咖啡准备好了,水开了,即使如此,那也是非常虚幻的。因为你知道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而我们期盼的很多事情却不会发生。你的孩子抚养得非常好,你能送他们去合适的学校,他们成绩不错,正要找到工作,一切却就此终结。你知道他们也可能会生病,然后……
 
生活:一方面我们依赖这个世界而生存,国家和个人都在加入各种组织,另一方面,我们又希望保持独立、自由和尊严,避免自身价值被他人侵犯,但好像这两者经常冲突,您怎么看?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这就是为什么说释迦牟尼佛是如此正确。这也是我们这些无名众生的困惑所在。你知道这是最大的现代问题之一。现代人认为他们能不依赖任何事物而生存,现代人忘了事物是相互依赖的,每一个事物都是相互依赖的。这就是现代人忘记的一些事情。就算他们真的会变得独立,但随后我们有个问题,这种独立的人会让自己很疏离,这个独立的人现在在寻找爱和来自他人的的关注。你已经陷入相互依赖的陷阱了。这就是为什么像释迦牟尼佛这样既往的圣者会说这个世界如果不是为了一个健康的生活,世俗的、过分的、极度的追求是无用的
 
生活:人类的财富不断在增长,尤其到了上个世纪,增长速度越来越快,尽管时不时会有经济危机的出现,好象也阻挡不了世界经济增长的势头,佛家讲“生灭”,您认为人类的财富会持续不断地这么增长吗?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这是非常个人化的一个事情,我相信从个人的角度而言,会有增,也会有减。当然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怎么定义富裕,我们是在谈快乐的富裕、满足的富裕、人类品质的富裕,还是我们在谈资产报表上的富裕?这些定义都不一样。理想上,人们应该将富裕定义在根基于快乐和满足上面的富裕。
 
生活:我们的孩子被教育要提高与他人竞争的能力。在您看来,竞争和人生成功有什么关系?如果不去竞争,会否在现实生活中成为一个失败者而受到伤害?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我得说这真的是个好问题。作为一个佛教徒,我倾向于告诉你竞争意味着失败。你必定会失败。从引进竞争的那一刻起,你从开始就有痛苦。但我们谈的是一个梦想的社会,我真的不知道,我希望,我祈祷,我发愿我们回到梦想中的社会。但对此我真的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至少会有像你一样的人会问这类问题,这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这是个我们每天都应该问的问题,而且有很多问题我们不应该逃避或不应该回避的问题,但政客和经济学家、零售商他们讨厌这类问题。当你竞争的那一刻,你就在痛苦,于是,你就输了。
 
生活:有人说弱者就会挨打,我们必须成为强者,您认为我们今天应该如何定义强者?成为强者的正确途径是什么?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作为一名佛教徒,我只能从智识上告诉你什么是我们所说的强大。先回答这个,我们需要知道什么令我们脆弱。作为一名佛教徒,我们被告知如果你深陷世间八法,你就会变得脆弱。世间八法是说如果你喜欢被表扬,不喜欢被批评,如果你寻求被注意,憎恨被忽视,如果你过分地寻找快乐,过分地或偏执地害怕例如痛苦,如果你只是想得到,害怕失去,如果你深陷这八种状态,你就会变得脆弱。如果你不会,就将变得强大。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因为就像婴儿,在他们成熟前他们真的不在意那么多的表扬和批评,你告诉婴儿你太胖了,但他们不知道胖是什么意思。所以这真的不会打扰到他们。如果这个人不会被打扰,无论谁打扰他或她都是无意义的,这些打扰不会起作用对吗?因此我认为超越这种事情你就会变得强大。
 
生活:当诚实和信任被深刻地破坏之后,怎样重建?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这取决于你的期望值。因为信任总是伴随着某种期望。你知道,有很多种信任,有真诚的、单纯的、无条件的信任,这可能是你想要的。但很多时候,信任也伴随着某种期望,而如果期望值变得很高,如果期望破灭了,那就很难了。
 
生活:从佛教的观点看,不能执着于“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但人类历史似乎又在进步,您承认人类的整体意识会越来越进化吗?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从个人的观点来看,某些人对时间空间的执着的观念可能会改变,这些人会从执着于时间空间的观念里解脱出来。可是大多数的人会持续地相信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采访是在法会结束后分几次进行的。仁波切非常耐心而认真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以往任何人问他问题,他只要有时间都会作答。我从旁看常常感叹,我们对自己的亲人尚且没有这份耐心,而仁波切对于同样的问题可能会被问上几百次,他的那份定力从何而来?

仁波切在他的书里曾经讲到,一个真正的菩萨是有“彻底的谦逊,不倦的忍耐和无限的慈悲心。”很多人听到佛或菩萨这个词总想是三头六臂的神祇,觉得那离自己太过遥远,但仁波切用他的示现告诉我们,经过修行,每一个人都会发现你具备佛和菩萨的素质,因为你的自性包含一切圆满的智慧和慈悲,如果你相信,你就会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